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漂亮女兵
漂亮女兵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视频-亚洲AV电影-av天堂网-欧美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在軍隊時,天天循規蹈矩。沒什麼意思,人說當兵三年,母豬賽貂嬋。可見在軍隊裡對於「性」的缺失之嚴重。我的運氣比較好。分在男女兵混合的連隊。單位有三十幾個女兵,特別漂亮的有兩個。她們倆(一個是小婷一個是小瑋,都是江蘇美女!身材臉蛋沒說的)尤其是小瑋,那身材,高挺的奶子,在寬大的軍服下依然不能擋住他那堅挺的奶子。

有趣的是,女兵們站成一列時我們男兵從側面看女兵的整齊時只要看到那突出的胸部,就知道那一定是小瑋啦,我們男兵總是相視一笑,小婷的屁股很豐滿,一看就想操的那種,而且我們估計是水比較足的那種,小屁股很緊實,一看就是個原封處女。

從側面看後面就是她的屁股突出些!而且她的那雙大腿在夏天是總是那麼的白,搞得我們這些男兵白天欣賞,晚上就在宿舍裡打飛機。因此,她們就是我們這些平時訓練完沒事幹的男兵茶餘飯後談論的物件,但部隊終是部隊,沒幾個敢越雷池一步的。最多就限於聊聊天,說一些葷一點的段子。第一年時我比較老實,她們倆那時已經第二年了,我平常不愛說話,看見女孩子我就臉紅。(這是表面的),其實我心裡很好色,我表面上看去給她們很內向的感覺。我那時天天訓練後累得要死,但晚上在床上總要打飛機。想起小婷和小瑋美麗的身體,想起抱住她們在床上狂操的銷魂感覺。

總是忍不住。

第一年的夏天,我們換了夏裝,女兵們都換了裙子。這下我天天樂得要死,天天藉著機會到她們寢室轉(白天可以進女兵宿舍,晚上就不行了)她們見我都不怎麼防,因為我「內向」嘛。這可給我大好機會。

她們穿著裙子坐在我對面,本來女兵穿的裙子不短的,但她們都喜歡拿出去改,改得好短要麼就穿最小號的裙子。

小婷和小瑋也不例外, 穿著裙子樣子真的好誘人,而且她們都不穿褲襪,我經常在她們那裡正大光明的欣賞她們的大腿。我會彈吉它,經常到她們那裡小秀一下,她們看我彈琴時興奮得要命,更是忘記自己的坐姿,大八字的,蹲在床上的,看得我心猿意馬,眼睛總是盯著小瑋和小婷的裙子裡瞄。她們也從沒查覺,可能覺得露給我看沒什麼吧。哈。因此我經常能看到她們裙子內的小褲褲。而且看得很清楚,蕾絲的佔多,看得我心裡狂跳。另外就是不訓練時經常在樓梯口處轉,趁機機會偷看上下樓女兵們裙底風光,白天訓練很苦,但一想到下訓練場後能看到小婷和小瑋,我的心裡就非常滿足。一個夏天,幾乎都是在這種心境下度過的。

到了第二年,色膽大了,連裡來了新的女兵,平時就要我們這些第二年第三年的男兵訓練她們。就夏天訓練時,女兵們都穿著軍裙,搞佇列訓練時我發現一個刺激的地方,就是喊口令「蹲下」,女兵們穿著個短短的裙子,一排都蹲在地上,雙腿是分開的,十幾條五顏六色的底褲就讓我看得一清二楚,哈,我感覺很好玩,便趁著色膽讓她們保持動作,一個個的給她們糾正動作。

有意沒意的碰一下她們裡面長得好看的女兵的白白嫩嫩的大腿,感覺那下面的棍棍都硬得痛了,幸好部隊的褲子襠大,要不就要出大糗了!訓練時我總是去訓練女兵隊,真是爽,趁機大大地揩油。有時摸得那些小女兵還哼哼嘰嘰的,但不敢對我這個第二年的班長說二話。

哈。有女兵的連隊真他媽的爽啊,這就是我那時對我所在部隊的印象。色膽越大,越感覺不爽,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開始對小婷和小瑋兩個人經常來點小動作。我決定先對單純的小瑋下手,比如在上下樓時故意用身體碰觸她們高挺的奶子。

經常在她們不知道時從後面蒙住她們的眼睛,然後等她猜不到是誰時用力抱她一下,等等,經常弄得她對我嬌嗔不已,小瑋那年20,19當的兵,據說她是高考只差幾分沒上大學,轉到部隊裡準備考軍校!(後考上)。我那時才18,我17歲高中沒讀完就當了兵。

所以我平常都親切的叫她「小瑋姐姐」,哈,這個年齡都是春心蕩漾的季節,所以她對我的種種「無禮」行為就漸漸不感到反感了,只是經常提醒我不要讓連隊幹部知道,要不然就會被批鬥了。

她漸漸對我這個經常愛無理取鬧的大男生產生了好感,我們在節假日常出去玩,當然是我先請假出去完後她再請,以免被連隊幹部懷疑。我們一起在外面游大街,看電影,打電玩,當然不是穿軍裝啦。那時我還只對她有一些最多只是親親她的舉動,因為她還比較羞澀,我想等到水到渠成時再上她,我們在連隊時和平時一樣,別人根本看不出,到了晚上我們就用各自的手機(偷著買的,部隊不讓用)在被窩裡發短信傳情…漸漸的我們感情升溫了。我在一次和她出去時對她提出了那個要求,她笑笑對我撒嬌:「那麼想要我啊?呵,我有那麼誘人嗎?」我拷!她又說:不急嘛呵呵,我就想看你那副猴急的樣子。」

那段時間我只能晚上和她打手機時一邊聊一邊打飛機,她是在總機班值班的,聽著她那動聽的聲音,真的爽,有一次我被她查覺了,她笑我還這麼好色,第一年時可看不出的啊…我就對她訴苦:「誰叫你不給我,害得我只好天天打飛機,」搞得她淡淡地笑了,這時我對她說,「不如…。」

她馬上意識到了什麼,忙說不行不行,我沒聽她的,穿了件短袖襯衣就下了床,開始摸向總機房…這時,已經12點多了,連隊9點就熄燈…戰友們都早早進入了夢鄉,這時我趁著夜色來到了4樓的總機房,小瑋一個人坐在裡面,用她那甜美的聲音轉接著一個又一個電話,臉上不做作的笑容真是美『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