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滨海W市的情事](15)作者:xxxlang1
[滨海W市的情事](15)作者:xxxlang1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视频-亚洲AV电影-av天堂网-欧美av无码免费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65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S属性的女反派
 
  「懒猪起床!滴滴滴!懒猪起床!滴滴滴!~~」泽凯迷迷糊糊的恢复着意 识,这是他第一次用姐姐敏婷前几天送给他的闹钟,没想到是这么恶搞的闹铃。 
  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卡通风格的闹钟,也就是早上七点的样子,尽管一百个 不愿意,但泽凯想起昨天和诗琪的约定,还是挣扎着爬起来洗漱。
 
  从楼上转到楼下,泽凯这才发现,姐姐和妈妈都是一夜未归。泽凯心想着打 个电话,拿起手机才发现昨天夜里有一条芸熙的短信,是群发给敏婷和他两个人 的,大意是生意上出了点状况,不过不严重,只是需要马上出差去临近的Y市两 天,事情处理好了就马上回来。
 
  感觉有点诧异的泽凯按下拨号键就给芸熙打了过去,没想到她的手机却不在 服务区。没有办法就发了条短信过去,趁着继母还没与回消息的功夫,泽凯又给 姐姐打了个电话,没想到竟是手机关机了。刚放下电话,芸熙的手机已经回了短 信,大意是一切正常,这边信号不好,有事情回去再说。
 
  泽凯收到继母的短信,心安了许多。姐姐头脑机警,身手过人,比较而言, 他更不放心突然去Y市出差的芸熙。既然家里两位女性都不在,泽凯只好自己动 手准备早饭。因为父亲经常出差,继母芸熙又要照顾邹家在W市的生意,敏婷和 泽凯两个人的独立性要比一般同龄人强很多。泽凯年纪还小的时候,父母如果不 在家,就是敏婷照顾他。姐姐考上警校到参加工作以后,泽凯也学会了做家务和 初级烹饪。
 
  正当泽凯准备一人份早饭的时候,昨晚一夜未归的警花姐姐终于拎着一个黑 色的大袋子进了门。一脸疲倦神色的美艳警花身着夏季女款警服,平庸的制服丝 毫掩饰不住那健美成熟的身材。
 
  「小凯,芸熙怎么不在家?」
 
  「因为生意的事情出差去Y市了,说是过两天就回来,」正从冰箱往外掏牛 奶的泽凯顺口答道,「咦,你没收到她的短信么?」
 
  「哦……昨天晚上行动,手机意外摔坏了。」
 
  这时泽凯已经从冰箱里掏出了牛奶,面包,奶酪,鸡蛋和果酱,正想拿闹钟 铃声和敏婷开撕的时候,却发现警花姐姐已经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看到美姐满是 憔悴的脸色,心中动了恻隐之意的泽凯问道,「姐姐,你们不会是为了抓坏人一 晚上没睡觉吧?」
 
  「嗯……不过还好昨晚没白费功夫,省里通缉的流窜犯,终于被我给干掉了。」 在自己的弟弟面前,敏婷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脸上恢复了些许精神。
 
  「哇,不是吧,老姐,你竟然杀生了,是不是真的啊!」
 
  「哼!挂掉的是个罪有应得的恶棍!而且当时情况很危险,姐姐也是迫不得 已……」想起昨晚的经历,敏婷有些愤怒。但转念想起被秃鹫脸用手送上高潮三 次,美艳警花脸上不由的泛起一抹红霞,为了掩饰自己失态的样子,敏婷赶忙又 用生气的语气说道,「而且有一个同事因为这些罪犯的关系,现在还躺在医院。」 
  想起昨夜的经历,敏婷确实有些生气。自己在双手被绑的状态下,虽然非常 幸运的先后击倒了胖瘦痴汉,还一击干掉了贾黑,但解开手铐之后,却发现胖瘦 痴汉竟然跑掉了。现场虽然找到了流氓们用来要挟的拍立得和散落的小蕊的照片, 但是找到照片的数量和用来要挟自己的照片加起来,比标准装相纸的总数却少四 张。
 
  昨夜把小蕊送到医院以后,敏婷给马安平和阿强先后打了个电话,马安平接 电话的时候竟然没有在睡觉,通话的时候从电话另一头还不断传来女人呻吟的声 音,听的敏婷面红耳赤。
 
  不出意料,马安平对敏婷击毙贾黑的结果非常满意,当时就要说通报表扬美 艳警花。但同时又强烈反对不结案继续抓捕逃跑的胖瘦痴汉。理由是主犯已经落 网,胖瘦痴汉不过是本市的闲散人员,没有必要继续再费警力。
 
  敏婷其实心里清楚,真正让马安平着急结案的原因,无非就是想早一点结案, 好赶紧向省局邀功。阿强夜里睡得死,一直没有接电话,美艳警花一直等到早上 六点,才接到了小伙子的回电,敏婷在医院一直守到阿强赶到医院,这才回家。 
  美艳警花看了一眼脚边的黑色大塑料袋,脸色又有些绯红,昨天夜里她在打 开黑色袋子的时候,不禁被里面五花八门的成人用品惊呆了。如果昨晚不是耐心 忍耐等待机会,再加上运气好成功脱困,这些玩具搞不好要被悉数用到自己身上。 
  敏婷一开始是打算把这袋东西和照片一起作为证物上缴,但当她看到赤裸的 身体上满是掐痕和精斑,状态凄惨不已的小蕊的时候,又动了恻隐之心。W市是 一座知名的海滨旅游城市,但在C国只能算是三线小城市,有点什么事情,很快 就会被传的满城风雨。
 
  为了小蕊和自己的名声,敏婷选择当场烧掉了所有的照片,在向局里电话简 报的时候,略掉了小蕊和自己被痴汉们欺负的情节。美艳警花本想把黑色袋子也 找个地方扔掉,但隐约觉的不妥,加上一路没找到合适的地方,最后阴差阳错的 把黑色袋子装上SUV上带回了家。
 
  「小凯,姐姐太累了,今天你来做早饭吧,吃过饭我还要去局里开结案会议。」 趁着泽凯拿微波炉热牛奶的功夫,敏婷把黑色袋子放进了储藏间。但她没想到的 是,恰好回头的泽凯把这一幕和她面红耳赤的表情全都看在了眼里。
 
  用过早餐以后,泽凯本想让敏婷捎自己去健身会所,不想被警花姐姐已开会 迟到为由,干脆的拒绝了。气的牙痒痒的泽凯只好路步行去健身会所,路上还刚 好经过了绮梦酒吧的正门。这个时间段,所有的酒吧都不营业,绮梦也不例外。 
  泽凯路过紧闭的铁皮门,不禁想起昨天刚在这里认识了美若天仙的慕容颖。 
  正当泽凯回想着慕容颖倾国倾城的容貌的时候,附近某个窗口好像传来了两 声女人呼救的声音,音量听起来很小,但他却是心里咯噔了一下,就好像是对自 己很重要的人遇险了一样。泽凯赶紧停下脚步仔细去听,可是半天的功夫再也没 有任何声音传来。泽凯自嘲的笑笑,看来是真得好好锻炼下自己羸弱的身体了, 大清早就出现幻听的状况。
 
  校花女友在健身会所门口左顾右盼的等了半天了,泽凯远远看到诗琪在人群 中张望寻找自己的样子,一时间感觉心里暖暖的。而小妮子一见到快步跑过来的 泽凯,嘤咛一声就和男朋友抱了个满怀。诗琪是那种心口如一的女孩儿,心里怎 么想就怎么行动,喜欢就是喜欢,只要周围没有学校的老师,她就不会忌惮表现 自己的情感。
 
  泽凯一边感受着怀中青春少女香润无比身体的触感,一边看着笑魇如花的清 丽容貌,和以前相比,校花女友眉宇间似乎少了些羞涩,多了些娇艳,而且还增 加了几分成熟诱人的光彩,感觉就像一株绽放在初春的花朵,看来传说中的性能 养颜是真的。
 
  小情侣在健身会所门口旁若无人的鬓角厮磨了一会儿,就手拉着手一起走进 了会所。
 
  「小琪,上次的教练,我总感觉怪怪的,这里只有他一个跆拳道黑段吗?」 
  「嗯,那个叫刘锐锋的教练技术是进攻型的,而且已经是黑带六段了,比我 原来的教练水平高太多了。」诗琪答道,「不过下次可能不是他教我了,今早接 到会所的短信,我以后的教练要换成一个黑带三段的女教练,那个刘教练要负责 会所的管理,没时间代课啦。」
 
  「嗯,这还差不多,女生教女生,靠谱。」泽凯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上次 校花女友离奇的昏厥,让泽凯总感觉那个教练有问题,听说诗琪竟然换了教练, 一时间竟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
 
  「咦?」校花女友发现了泽凯的异样反应,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用水灵灵的眼 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心的笑了起来,「哈哈~~原来小凯竟然是吃醋了 啊~~原来小凯也是会吃醋的啊~~哈哈。」
 
  「啊?你说什么,我哪有……」被误会的泽凯正要申辩,不想却被小女友一 下从旁边挽住了臂弯,胳膊突然被两团柔软贴住的感觉让泽凯心中一荡,一时间 竟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小凯不喜欢的事,我就不做……」绝色小女友贴在泽凯身边,微微抬起泛 着好看虹霞的清秀脸孔,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泽凯,然后闭上眼睛,下巴枕到男朋 友的肩膀上,小声说道「因为我心里,只能装下小凯一个人……」
 
  听到诗琪深情的吐露心声,泽凯心中满是感动,温柔的把校花女友搂在怀中, 「我也是,小琪,我心里也只有你一个人……」
 
  这时一个路过的中年妇女对旁边的另一个同行的中年妇女说道,「咦,我是 不是看花眼了,刚才那个帅小伙好像鼻子变长了一小截?」
 
  「怎么可能,是你看见小帅哥激动的花眼了吧,嘻嘻嘻。」同行的中年妇女 笑着奚落到。
 
  路过的中年妇女又重新回头看了一眼,年轻小伙子的鼻子确实没有变长,难 道真像同伴所说,自己是见了小帅哥就花眼了?
 
  「小凯,周围人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奇怪哦,我们赶紧换衣服去游泳吧。」 
  「好!我今天的目标是共计游五百米,小琪你帮忙监督我!」嬉笑声中,两 个年轻人亲密的手挽着手向会所深处的游泳馆走去。
 
           ************
 
  绮梦酒吧地下一层的某个光线昏暗的房间内,一个浑身赤裸的美丽少妇正一 丝不挂的被绑在在一张单人沙发椅上。少妇像出水莲藕一样的双臂被麻绳绑在在 脑后,麻绳和沙发椅的支腿连在一起,欣长水润的美腿被对折成M字,在足弓, 脚踝和膝盖弯朝上一点儿的位置被麻绳捆了三道,然后也和绑住椅子腿儿的麻绳 连在一起。
 
  美丽少妇的皮肤闪耀着水润的光泽,似乎是被人涂抹了精油之类的液体,雪 白的肚皮有些奇怪的鼓起,菊花的位置塞着一只底座镶嵌绿色猫眼石的不锈钢肛 门塞,没有一根体毛的小穴被固定了一只白色的蝴蝶按摩器,表面满是各种凸起 颗粒的按摩器一部分陷入美少妇的小穴,留在体外的部分牢牢的压在红色的小豆 豆上,变化着节奏缓缓的震动着。
 
  美少妇的嘴部被绑着一个塑料的塞口球,只能发出一阵阵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清丽的五官上满是憔悴,显然是已经被折磨了多时,但即便如此,美少妇还是用 一双亮晶晶的杏眼愤怒的望着眼前的调教者,眼神中保留着七分清澈,带着三分 不甘。
 
  美少妇的身前是一个身着休闲牛仔热裤和白色背带露肩衫的年轻女人,女人 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打着哈欠,脸上并未化妆。年轻女子的肤色介乎于小麦色和白 色之间,身上没什么脂肪,一双长腿看起来既匀称又健康,没有一点儿多余的赘 肉。
 
  因为没有化妆,年轻女子露出了本来的样貌,单独挑出她五官的任何一处, 都不会给人以惊艳的感觉,但每一处的形状都足够标致,组合起来也是非常端正, 属于越看越耐看的类型,算的上是千里挑一的美女。
 
  打着哈欠的美女正是昨天晚上参与调教赵芸熙的绮梦大姐大艳霞姐,而被绑 在沙发椅中动弹不得的美少妇则是被下药调教了一整晚,刚从两个来小时的昏迷 中醒过来的赵芸熙。
 
  「哎呦,赵姐姐全不顾昨晚上赵老板和我把你送上欲仙欲死高潮的功劳,现 在这么凶巴巴的看着人家,」王艳霞满眼坏笑的看着愤怒的盯着自己的赵芸熙, 走到美少妇的身边,温柔的抚摸着那不受地球引力作用的丰满翘乳,还时不时的 掐两下一下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弄的赵芸熙娇喘不已。
 
  「赵姐姐昨天晚上喝了赵老板的名贵药品,只顾着当时爽快,过后就把我们 给忘了呢。」王艳霞一边自顾自的说,一边肆虐的观察着美少妇脸上吃惊的表情, 「不过没关系,昨晚上的事情,我们已经像现在一样,用多角度摄像机都记录下 来了,如果赵姐不听话,我们就放给全W市的人看,嘻嘻~~」
 
  赵芸熙听着眼前美丽女人的陈述,却是越听越心惊,自己在十几分钟前意识 回复的时候,已经被一丝不挂的绑在这个沙发椅上,四肢像刚参加过运动会一样 酸痛,腹部胀痛,小穴和小豆豆被蝴蝶按摩器折磨的酥麻酸胀不已。
 
  刚才恢复意识的芸熙看到房间的门开着,就大声高呼救命,没想到才喊了两 声,就被守在门外的男人冲进来扇了两个清脆的耳光,又强行带上了塞口球。 
  在蝴蝶按摩器和催情药水的双重作用下,芸熙觉得身体正被强烈的空虚感所 侵袭,如果现在是老公在自己的身边,她真怀疑自己会跪到他脚边,边给他舔脚, 边恳求坚硬的肉棒。
 
  想起昨晚晚宴后,莫名其妙感觉一阵头晕的芸熙,先是拒绝了赵老板送自己 回家,然后就给敏婷拨电话,却一直没打通,最后在走廊里稀里糊涂昏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一瞬间似乎身体被两个男人给扶住了。芸熙努力的回忆着这之后发生 的事情,却什么也想不起来。而刚才漂亮坏女人的话也让她不由得心里一惊,难 道自己已经咋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侵犯过了?
 
  然而还没等赵芸熙想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腹部突然传来强烈的绞痛感就让 美少妇疼的浑身冷汗淋漓,原来是王艳霞在赵芸熙的光滑纤腰上摸索了一阵后, 突然把手按到了美少妇的明显隆起的腹部。
 
  「嘻嘻,赵姐姐,刚才忘了说了,你这淫贱的大屁股,我们昨晚已经替你清 洗过几次,不过好像总是有股味道。刚才你清醒过来以前,他们又给你灌了六百 毫升的牛奶……哦,对了,还加了点烈性甘油。」听着艳霞露骨的羞辱,忍耐着 腹部翻江倒海的感觉,赵芸熙的脸色由红转紫,又由紫转白,小肚子里面刀绞一 样的痛觉折磨的美少妇涕泪齐下,拼命的摇晃着脑袋。
 
  「赵姐姐,如果你想让我把这个恼人的玩具拔出来,你可以点点头……」 
  王艳霞在美少妇的腹部按压了一会儿,在芸熙疼的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才抬 起了手,一边轻声的咬着美少妇的耳朵,一边用食指和中指在美少妇的菊花周围 转着圈,不时的轻轻按一下那反射着绿色光泽的猫眼石。
 
  「嗯嗯嗯!~~~」被折磨的苦不堪言的赵芸熙满眼都是眼泪,拼命的点着 头。
 
  「哈哈哈~~不过让赵姐姐这样才色兼备的美女这么轻易的就达到目的,似 乎很没意思呢……」看到美少妇被折磨的狼狈不堪的样子,王艳霞眼中闪烁着虐 待同性美女的兴奋光芒,「这样吧,赵姐姐前段时间去健身会所,似乎多了一个 粉丝,只要赵姐姐用嘴帮他射出来,我就帮赵姐姐把这个小玩具拔出来。」 
  艳霞姐话音刚落,就有两个男人走上前来,七手八脚的把束缚芸熙身体的麻 绳和口球全都取了下来,重获自由的芸熙已经被折磨的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男人们松开手以后,芸熙就一下瘫坐在地上。
 
  这时王艳霞拍了拍手,换了一副严厉的口吻说道「不过如果赵姐姐不能在十 分钟之内,帮锐锋兄弟口出来,我就再多帮你注射一百毫升的牛奶。之后每多过 五分钟,我就再帮赵姐姐加一百毫升的牛奶。总时间如果超过半个小时,就算姐 姐任务失败,然后我可是要狠狠的惩罚姐姐的呦。」
 
  已经连用语言反驳的力气都没有的赵芸熙勉强抬起头来,发现房间里不知什 么时候多了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猛男,那猛男已经脱去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一身 结实到夸张的黝黑肌肉,正看着像砧板上鱼肉一样的美少妇淫荡的微笑着…… 
  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8-11-19更新.